【追踪】温岭大溪爆炸事故续:槽罐有裂口,原因不明

巨响发生时,他正在队里擦洗装备车辆。警铃大作,他带4辆车18人赶赴现场。

这场发生在浙江温岭大溪镇银河村村民黄铮家门口的爆炸,截至目前已经夺去20条生命。

槽罐车为何会爆炸?

截至6月14日15时30分许,温岭市设置的13个安置点已安置634名受灾群众,提供免费食宿。

未见异常的槽罐车

另据记者获悉,爆炸的液化石油气槽罐车当日载货由宁波开往温州。车辆属温州市瑞安市瑞阳危险品运输有限公司。所载液化气归昌泰电力燃气有限公司所有。

拨打电话的是一名失联者家属。与其取得联系后,双方约定接力拨打,让铃声可以持续被救援人员听到。在废墟之上,王循着铃声,确定了疑似被困人员地点,进行破拆。

“救命啊,快救我!”微弱的声音从废墟里传出来,一名年轻男子躺在废墟中,身上血污遍布,王攀沣和队员们徒手搬开石头和砖块,将男子从废墟里成功营救出来。

此前接受采访的槽罐车司机家属也曾向记者证实,此次驾驶的车子是新车。

事故发生后,与爆炸点不足50米的良山村、银河村、镇西村多栋房屋被损毁,已经无法居住。

挂掉求援电话,黄铮紧急赶往银河村的家中。妻子告诉他,丈母娘所在的工厂厂房在爆炸中塌了,人找不到,电话也无人接听。

几乎“墙贴墙”的两栋厂房在爆炸中的命运完全不同。

但赵春花仍下落不明。“但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她当时肯定在坍塌的那座旧厂房里。”黄铮说。

黄铮妻子拨打电话的时候,温岭市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副站长王攀沣在废墟之上听到了隐约的手机铃声。

在确认第二阶段的搜救位置无人被困后,队员们移动位置开始第三阶段的搜救。这也是最艰难的营救任务,队员们已近虚脱。

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赵春花虽然年近花甲,但仍希望能去厂里“活到老,干到老”。测试电机密封圈是她的主要工作,几乎全年无休。

一位目击者告诉界面新闻,在听到一声爆炸声后,一股难闻的气味涌进了与事故发生地比邻的家中。他赶忙去关起窗户。数秒后,一声巨响接踵而至,震荡中他难以站立。家中的玻璃门窗应声破裂。

“高速匝道路面上躺着不少伤员,120忙着把路上的人抬到救护车上。高架下面还有车子在燃烧,现场一片混乱。”王攀沣立即命令将车子停在高速匝道口,然后兵分两组开展救援,在高速匝道上,他救出3名伤者。

黄金72小时救援时间还未结束,“也有一种可能是手机主人可能被冲击波冲向附近的区域。”王攀沣短暂分析后继续向周边地区搜索。

坍塌的台州甲乙机电厂房内,还有数量未知的被困人员。此时,信息系统中推送来的报警电话称,有一名失联人员的手机铃声可以打通,希望现场指战员能够营救。

随后,事故匝道上停留的一辆集装箱卡车附近,他又寻获了一名生还者。事发时,这名司机距离爆炸的槽罐车不到30米,通过伏地成功逃生。

一位在现场调查的专家向记者透露,罐体上的液位计生产日期为2018年生产。罐体下次年检时间为2021年4月。“按照一年一检的规定,这个罐体应该刚刚完成年检,不存在问题。现场也没有发现改装痕迹。当时的载货量也暂时未知。”

记者 | 杨舒鸿吉

14日早上7时许,已经连续奋战近12小时的他被要求轮换休息。

调查组在现场还发现,罐体上发现了两处裂口,但是不清楚是自行产生,还是在撞击过程中产生的,“最终将以微量元素是否发生转移作为主要判断依据。”专家组成员表示。

截至14日上午,救援队员已经完成对事故废墟及周边地区的多轮地毯式搜索,确认“已无生命存在迹象。”6月15日上午,温岭发布通报最新死亡人数时称,“现场大规模救援工作已基本结束。”

黄铮到达时,救援人员已经封锁了现场。他徒步绕行了4公里,翻过两座山,才从厂房的另外一侧进入了坍塌现场。

他介绍,台州甲乙机电有限公司在成立初期,建造了以预制板、红砖为主要材料的3层厂房,厂房位于良山村地界。而在两年前,机电公司才在隔壁建设了一处混凝土框架的新厂区。

据当地官方最新通报,6月13日下午4点40分左右,一辆满载液化石油气的槽罐车在浙江省温岭市G15沈海高速公路出口发生爆炸,引发周边民房及厂房倒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目前,现场大规模搜救工作已基本结束,全民棋牌下载服务事故已造成20人死亡。 据统计,截至6月15日7时,当地多家医院共收治伤员185人,其中10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在医院救治175人,其中重伤人员24名。

2020年6月13日下午4点多,正在上班的黄铮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她告诉黄铮,家里刚发生一次爆炸,“门窗都已经碎了,我和宝宝都没有事情。”

“警情通报显示当时的事故还是很严重的,但是当时预估以为是槽罐车爆炸后引发了一个次生事故,完全没有想到会很复杂。”,救援车只花了20多分钟就抵达了17公里外的核心爆炸地点。

编辑 | 翟星理

界面新闻在槽罐车及尾部残骸观察到,该部分车体保存完好,未有明火烧灼的痕迹。

核心现场的惨状超出他的经验,“废墟、残骸,相当于发生了一次小型地震。”

6月15日上午,界面新闻在事故发生地获悉,事故调查组已经多次抵达现场进行勘测。

6月14日,浙江省宣布将组成事故调查组。国务院安全委也宣布对温岭油罐车爆炸事故查处实行挂牌督办。

命运迥异的两栋厂房

“当时在现场翻了一遍,没有找到她,但是看到了有十几个人已经跑了出来。他们中有的烧伤得非常严重。遇难者的遗体被棉被盖着。

爆炸后,槽罐车发生解体,车头部分散落在高速匝道附近的空地上。车尾部和槽罐飞向距离核心爆炸点300米左右的一处民房,并造成该民房坍塌。

晚上8点多,在现场苦寻无果的他,又转战市里的各大医院。在收治的患者名单中,他依旧没有找到赵春花的名字,也未寻找到相关无名伤者的信息。

废墟下的手机铃声

银河村的一位老支书也已经组织了一批村里的人,用门板将伤者转移到山上的一处空地上。”黄铮回忆。

当时的事故现场还不能排除风险,并且还有明火,“像是一个刚刚打过仗的战区一样”,王攀沣按照安全作业距离的规定,让队员将车辆停在了温岭出口的收费站处,自己则带领一支4人小分队,向核心事故现场进发勘测。

据《新京报》获取的一份最新录像资料显示,当时槽罐车行驶在匝道时突然罐体发生了解体。主要罐体喷着白色雾状气体,飞向了距离核心爆炸点约300米外的地点。此处路段也迅速笼罩在液化气的白色浓雾中,不少车辆纷纷后退躲避。约90秒后,燃爆发生了。

7小时的不间断突破,王攀沣最终在废墟下寻到了一个手提袋,袋中的手机显示他与家属两人一共拨打了60多个未接来电。

事故发生后,近3000名被波及的村民、2600余名救援人员、以及事故核心现场的罹难者家属,都经历了难忘的一天。

在勘测现场的应急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证实,槽罐车先在现场发生了第一次爆炸。随后发生了第二次爆炸,“第二次爆炸较为致命。”

他59岁的丈母娘赵春花所在的正是此次爆炸事故中人员、财产损失最严重的台州甲乙机电有限公司厂房。这家拥有六七十名员工的乡镇企业,已经在此办厂近20年。

此时,来自浙江省、台州市及蓝天救援等2662名救援队员已经在现场分批展开救援。

第一阶段搜寻结束后,单兵信息系统和随身携带的无人机已经为后方指挥部传递了最新的现场情况。根据分析,王攀沣与前来增员的其他救援队员开始进入良山村进行第二阶段搜救。

妻子则在事故现场附近,不停拨打赵春花的手机。按照黄铮的猜测,事故发生时,那支装在塑料袋里的手机肯定不会离她太远,只要还活着,就肯定能接听到。

凌晨时分,一直无人接听的手机最终变成了关机状态。6月14日5时许,殡仪馆里传来的死者照片中有赵春花,“身体无明显伤痕,但是额头出现了开裂。”黄铮向记者透露。

时长40分钟的第二阶段搜索中,王攀沣及队员共救出13人。

沿着良山村的主干道,四组消防指战员开展地毯式搜救,在已经毁损的民房中徒手搜寻幸存者。

“当时现场跑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新厂房的。听受轻伤的同事说,我妈当时是在旧厂房3楼最靠近马路的一侧上班。”这是黄铮获取的关于赵春花位置的唯一消息。此外,他还得知“工厂的老板娘也在事故中遇难,一位股东受伤。”

凌晨5点,尚在作业中的他接到了家属电话,手机主人已经确认死亡,遗体已被运至殡仪馆。

天眼查资料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瑞安市瑞阳危险品运输有限公司曾10次被温州市和瑞安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处罚,合计罚款金额超过1.1万元。其中4次的处罚原因显示为“未按规定的周期和频次进行车辆综合性能检测和技术等级评定”,2次因“未按规定实施安全生产管理制度”被处罚,2次因“未按规定的周期和频次进行车辆综合性能检测和技术等级评定”等。

图片来源:温岭消防图片来源:温岭消防警方在现场勘查。摄影:杨舒鸿吉调查组在罐体上发现的不明原因裂口。摄影:杨舒鸿吉 ,

posted on 2020-06-16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全民棋牌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